原标题:中国母乳库:在蹒跚中哺育生命

新华社北京5月21日电(记者姜辰蓉、程露)护士轻轻托起躺在保温箱中的南南,用奶瓶喂奶。奶瓶中装的并不是奶粉,而是来自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母乳库的母乳。

(图为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护士正用母乳库的母乳喂一早产儿。新华社记者姜辰蓉摄)

南南是弃婴,出生时只有二十四周左右,由于肠道疾病、肺部感染,被福利院送到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救治。

身体虚弱的南南对奶粉不耐受,呕吐剧烈。入院时体重只有1500克,还有严重营养不良的症状。在药物治疗的同时,母乳库的母乳成为南南的生命源泉。

“现在南南的肠道好转,营养不良症状得到改善,体重也增加到1900克。”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母乳库负责人郑凤英说。

对健康的婴儿来说,母乳是最好的食物。但对许多早产、出生体重过低、感染、肠道疾病的婴儿来说,母乳不仅是食物,还是良药。

在5月20日“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”前夕,中国医师协会儿童健康专委会母乳库学组副组长刘俐说:“最新研究表明,母乳中含有的有益成分,能促进早产儿的肠道、脏器等发育。”

刘俐说,中国每年约有150万早产儿,母乳的需求量巨大。对这些新生儿来说,像银行一样可以存取母乳的“母乳库”,是极为必要的存在。

世界第一家母乳库于1909年建于奥地利。经过100多年的发展,欧洲和北美也成立了上百家母乳库。

2013年,广州成立了大陆首家母乳库。紧接着,上海、重庆、南京、西安、北京等城市也相继效仿。

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母乳库成立于2015年。据郑凤英介绍,截至去年年底,该院母乳库已经为400多名早产儿提供了免费母乳。

然而,由于捐奶妈妈的人数有限以及高昂的成本,多家母乳库的运行也十分艰辛。

北京的第一家母乳库2016年年初在太和妇产医院建立。150平米的空间布置的格外温馨:淡粉色墙壁、干净整洁的吸奶间,消毒设备、母乳分析仪、冰箱等一应俱全。然而来访者寥寥。

(图为北京太和妇产医院母乳库冰箱的冻奶。医院提供照片)

北京太和妇产医院母乳库负责人武文艺透露,从建立至今有150名志愿者捐献了近4万毫升母乳。

“母乳库不接受冻奶,要求捐赠者现场采集。由于筛选程序复杂,另外中国人对公益母乳库概念不知晓,母乳库面临奶源少的困境。”武文艺说。

在生产前,27岁的洪江淼从未听说过母乳库这个概念。通过医院的介绍,两个多月来,她已为太和母乳库捐献了20多次奶。

“一开始我家人不支持,担心自己的宝宝不够吃。”洪江淼说,“我每次捐奶的时候,看着乳汁流入奶瓶,就在想又有一个早产宝宝可以吃饱了。这种感觉很好。”

为了增加奶源,太和每周安排一至两次上门取奶服务,并奖励捐奶达到一定次数的妈妈婴儿游泳或亲子课程。

要想成为捐奶妈妈并非没有“门槛”。为了保证母乳安全,所有捐献者必须通过两轮筛选。首先要求捐献者生活习惯良好、无长期药物治疗史。其次,她们需进行血清学检测,主要检查项目有HIV、梅毒、乙肝、丙肝、巨细胞病毒等。

合格的母乳要在62.5℃的温度下消毒30分钟,然后保存在零下25摄氏度的冰箱里。保质期可达6个月。所有的检验费用由医院负担。

经费,恰恰是目前中国母乳库遇到的一大难题。母乳库遵循的是公益性原则,“无偿捐赠、免费使用”。

武文艺算了一笔帐。医院接收150毫升的母乳成本将近1200元,包括一次性吸奶装置、血液分析、巴氏消毒、细菌培养、人工成本等。“医院每年投入至少30万元。”她说。

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母乳库遇到了相同的难题。“第一年刚成立时,不算检测费用,我们就花了6万元。”郑凤英说,这些费用,只能靠微薄的办公经费和少量捐款来维系。

北京太和妇产医院院长郭佳忠说:“我们要坚持母乳库的公益性。”她呼吁更多的医院可以开设母乳库,直接和间接提高中国人的母乳喂养意识。

2008年第四次中国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,中国6个月内婴儿纯母乳喂养率仅为27.6%;2013年第五次调查结果显示,6个月内婴儿纯母乳喂养率已上升为58.5%。

比起数字展现的进步,捐奶妈妈们更关注像南南一样从母乳库提取母乳的婴儿们。

33岁的梁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从陕西母乳库成立的第一天起,她就在捐赠母乳。

“母乳对新生儿来说十分珍贵。我非常愿意看到,自己的母乳能够帮助更多有需要的宝宝健康长大。”她说。

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