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生前出镜《再见李敖》 他连仇人都邀请了

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实习生 杨小涵

知名作家李敖病逝,在生命的最后时期,他已经很少公开露面,2017年6月曾录制了一档读书节目,他在节目中透露了病情。

“放射性治疗已经去了28次……我每天要吃类固醇,但副作用巨大……它严重地压迫了我的左腿神经,还影响我的吞咽。宋子文就是吃饭时候呛死了,我必须随时面对被呛死的危险……”2017年6月,在一档视频节目《读书人》中,李敖曾在自家书房出镜,自述因恶性肿瘤服用药物所带来的生理痛苦,“我的身体现在像一个战场,我是被害人。”在节目里,李敖行动显得缓慢,面部带有吃药引起的浮肿,但他思维清晰,接电话、读书、做笔记。“我一直是一个个体户,跟朋友不怎么来往。我自己很用功。我每天工作16个小时……”

亲笔信邀众位来宾

“见证我人生的谢幕”

2017年,以狂傲著称于世的著名作家李敖,迎来了他的83岁,同时也正遭遇人生的大坎儿。2月,李敖查出了脑部罹患肿瘤,医生告诉他“最多还能活3年”。5月,又因放射性治疗导致免疫力下降,感染急性肺炎住院,一度住进加护病房,甚至医生已给他的儿子李戡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
李敖在文化世界征战大半生,却在切身承受肿瘤痛苦时,终于想要和自己,和他人,和这个世界做个和解,连慢慢走向死亡的路也要与众不同——除了加编《李敖大全集》41—58本,他还要与优酷合作做一档视频访谈节目《再见李敖》,将在节目中与自己的家人、朋友、敌人见上一面,有可能是向他们逐一做最后的告别。

6月13日,在优酷泛文化节目和战略发布会上,李敖的经纪人郑乃嘉代表李敖出席,并现场读了一封“来自李敖的信”。在信中,处于人生暮年的李敖,显示出他柔情的一面,“我这一生当中,骂过很多人,伤过很多人;仇敌无数,朋友不多”。他坦言“因为是最后一面,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,坦白的。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,如何相知,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”。

李敖还透露,为了邀请来宾,他“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。邀请你来台北,来我书房,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,合一张影,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,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,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,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: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,我想通过这些影片,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,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,见证我人生的谢幕”。

郑乃嘉透露,李敖在《再见李敖》中邀请的嘉宾,初步已经有计划,比如“陈文茜、宋楚瑜,也可能是跟他有过短暂婚姻史的胡因梦女士”。

生死关头叮嘱儿子

“过小日子做大事业”

因年事已高,李敖无法接受开刀手术,所以一直采用电疗和药物治疗。据李敖说,现在脑瘤症状主要是会影响吞咽,吃饭时容易呛到,呛得严重就可能窒息。今年5月中旬,在治疗期间,李敖再次感染肺炎,病情危急。其子李戡,在爸爸病情趋于稳定之后,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,发表一篇名为“爸爸在鬼门关前走一遭”的文章,详细透露了爸爸发病的经过,以及自己从海外得知情况紧急后,火速回到爸爸身边,为爸爸加油打气,渡过难关,写得情深意切,感人至深。

李戡透露,“当时爸爸在昏睡,怎么叫都没法完全清醒,当护士来抽痰时,我抓着一只手,他反应非常剧烈。二十五年来,我从没听过爸爸那样呻吟过。”就在施行人工抽痰过程中,遇到窒息的危险,“房间警报响起,几位护士医生推着急救车进房间。几分钟后,一张粉红色的病危通知书交到我手上。医生建议立刻插管,我马上签了字,接着紧握他的手,对他说要“熬过去”,爸爸跟着我念了一次,然后被推进了楼上的神经重症监护室。”

经过抢救,李敖的情况逐渐好转,呼吸功能慢慢复原,逐步脱离了生命危险期,转回普通病房。李戡写道,“这段时间,我使劲鼓励他,让他保持斗志,坚持下去,他都听进去了,经常点头表示同意。爸爸的心态一直很好,拔掉呼吸管后,护理师让他说自己名字,爸爸说‘我叫王八蛋’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”

李戡说,陪爸爸与病魔战斗的十一天来,“我进出病房三十次,对人生有了新的体悟。当一个人被推进了加护病房,再多的金钱与权力,都换不到更好的医疗照护,唯一能指望的,就是自己的身体与求生意志。我对爸爸说,我绝不浪费时间,追求大富大贵,而是专心做学问,享受天伦之乐。爸爸听了很满意,于是说了‘过小日子,做大事业’这八个字。这十一天,是二十五年来我和爸爸感情最深的一段日子,我亲眼见到他顽强的斗志与毅力,陪着他度过生死交关的日子,我为这么一位了不起的爸爸感到骄傲。”

致我的家人、友人、仇人:

你们好,我是李敖,今年83岁。年初,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,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。现在每天要吃六粒类固醇,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,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,我很痛苦,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。

我这一生当中,骂过很多人,伤过很多人;仇敌无数,朋友不多。医生告诉我:你最多还能活三年,有什么想做、想干的,抓紧!

我就想,在这最后的时间里,除了把《李敖大全集》加编41-85本的目标之外,就想和我的家人,友人,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,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,“再见李敖”及此之后,再无相见。因为是最后一面,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,坦白的。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,如何相知,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。

对于来宾,我会对你说实话;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,言者无罪,闻者足戒。

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,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;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,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。不留遗憾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,也是我对你的期盼。

对于来宾,不管你们身在哪里,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。邀请你来台北,来我书房,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,合一张影,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,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,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,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: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,我想通过这些影片,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,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,见证我人生的谢幕。

——来自李敖的信

责任编辑:张玉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